主题活动 更多...

最新要闻

更新的是城市 不变的是文脉

2021年08月04日  来源:义乌文明网 

绣湖公园

 

 

拍于数年前的八角井

 

 

 

黄大宗祠

 

 

 

静默的大安寺塔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老街小巷、古塔牌坊等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6年,义乌市启动老城区城市有机更新工作。时至今日,除零星区块外,义乌已完成十二个大区块1.6万多户征收。如今的义乌,正在变得“更美更大”。

  更新的是城市,不变的是文脉。一座城市,只有看清自己所走过的路,才能在千变万化的现实中不断校准前进的方向,迸发新的活力。而城市的活力和生命力,除了硬件,还在于文化和历史。

湖塔相映忆往昔

  绣湖和相邻的大安寺塔,一贯以来被视为义乌城市的标志和地域文化的象征。

  绣湖在义乌人的心目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过去的绣湖,是我们这座城市的中心,是许许多多老义乌人的记忆所在:周边热闹的居民区、鱼市、义乌老师范学校、老电影院……

  岁月无声,时光荏苒。如今,大安寺塔依然伫立于绣湖之畔,湖塔相连,景色相衬。“小的时候听我太婆说呀,最早的这个湖里有水牛精……”夏日的傍晚,年轻的妈妈牵着孩子绕着绣湖散步,边走边抑扬顿挫地讲述有关绣湖的传说故事。由义乌丛书编纂委员会编的《义乌地名故事》中,就提到与绣湖有关的“众人齐斗水牛精”一说。

  在网络上输入“绣湖”,跳出来的页面上有这样一段表述:“传说,古代义乌有个大湖经常发大水。有一天,湖边来了个白发道人,在湖边走了一圈后,就说发大水是湖底水牛精作怪引起的。在他指点下,当地百姓排干了湖水,果然一头水牛盘头、缩脚,呼呼大睡。众人连忙搬来干柴盖住水牛,倒上油,烧了三天三夜,终于把水牛烧成灰。担心水牛的阴魂不散,百姓们就用泥土将烧死水牛的地方填平了,并造了一座塔以示镇魔。”这个大湖就是绣湖,而这座塔便是大安寺塔。

  见证岁月曾经的沧桑,细述城市老去的记忆。据说,之前有不少文人墨客曾留下不少关于绣湖的诗作佳句。这些年,各大媒体围绕绣湖和大安寺塔展开的相关报道有不少,在此就不赘述。有报道称,大安寺塔是义乌境内现存最早的砖木结构建筑,宋大观四年(1110)建造。2019年10月,大安寺塔被国务院核定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历代流传的传说也好,口口相传的故事也罢,都从侧面反映了历代义乌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安居乐业,无论时代如何变迁,这些愿景是每个时代的人们都希望看到的。

千年古井观变迁

  在义乌提到下车门的八角井,生长在老城区的居民大多数人都会知晓。可以说,这口“隐居”在绣湖边上的古井,如同一位智慧的老者,见证着乌伤大地上的沧桑巨变。

  有当地居民根据祖上相传的说法,认为这口井是当时一位太婆的陪嫁。当然,因为无从考证,对于这种传说也很难鉴别其真实性。

  从媒体上的相关报道来看,还有其他说法。有相关人士曾指出,八角井是民间的叫法,这口古井在官方记载上应该叫“富井”,是旧时义乌城内最著名的“四井”之一。据说,明万历《义乌县志》曾这样记载:县城有富、贵、贫、贱(以泉之多少和清浊为辨)4井,传为东晋郭璞所凿。八角井(富井)井壁呈八角形,井深5.1米,每层用8根等长的条石平砌,宽为1.2米,井口为正方形,用4根等长的条石压在井壁上,井现水深3.4米。

  撇开诸多说法,从八角井出现的年代来讲,这口凿于晋代的古井在义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应该算是最古老的文物之一了。

  一千好几百年过去了,这口井旁的人不知道换了多少茬。这几年,随着城市更新改造的不断推进,下车门区块房屋如今已全部拆除,相关房地产项目正在建设中。近日,记者从下车门社区了解到,由于下车门八角井周边有工地围栏,出于安全因素等考虑,外来人员一般不得靠近。

百年宗祠话沧桑

  从下车门八角井出发,沿着城中路再行走不久,就看到了靠绣湖广场一侧的黄大宗祠,这是义乌中心城区内留下的屈指可数的古建筑之一。曾经,这一带人来车往,是商业繁华的“黄金地段”。

  据了解,宗祠习惯上称祠堂,是供奉祖先神主,进行祭祀的场所,被视为宗族的象征。“黄大宗祠”,单从字面上理解,“黄”应该代表的是姓氏,“大”有可能表示其祠堂规模不小。据说,黄大宗祠始建于明朝嘉靖二十三年(1544),又名乍孝堂。

  “建筑原名黄二贤祠,乃黄氏后裔为纪念族中黄中辅、黄溍两位名人先辈而建。”据说,《乌伤遗珍》中对此有记载。虽然同为历史名人,但后人显然更为关注黄溍(也有称之为黄晋),有关描述他生平事迹的笔墨也更为浓重。

  关于“黄大宗祠”,民间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原建于高墈巷的黄大宗祠气象恢宏,雕梁画栋,石柱挺立,蔚为壮观,具有民族风格,现在已被现代化建筑所替代;位于原朝阳门外的“二贤祠”,则是为纪念黄溍、黄中辅而建的,抗日战争时被日寇焚毁;只有坐落于驿墈巷的“浙东望族祠”(今称“黄大宗祠”)尚保持原貌。

  几百年来,黄大宗祠也因天灾人祸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损坏,情况堪忧。可喜的是,这些年市委市政府对一些民间古迹、古文物的保护给予了高度重视。据了解,自1987年5月被列入义乌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范畴以来,黄大宗祠接受了多次维修,无论在建筑外观上,还是管理上,都得到了一定的加强。

  身处现代文明,但愿这座古朴的建筑能吸引更多的目光,透过它的外墙让更多人了解它的底蕴和内涵,不为别的,只为那段数百年的历史文化能一直吟唱下去。(林晓燕)

 

 

 

责任编辑:吴 潮明